betvictor92

时间:2017-12-13 20:45:23来源:http://www.ckyee.com/作者: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
  民国言情小说《生香醉骨》主要讲述了:出生于鬼节的柳絮人传灾星克母,她的母亲生她难产而死,于是她从小被放养在乡下。柳家要与声名赫赫的白家联姻,但传言白奕凡英俊潇洒可为人狠毒,于是如今年满十六岁的她被接回了省城。历城人人传言柳絮是个又土又笨又丑的乡巴佬,可是柳絮次次出现都风采夺目,且医术超群,桃花缘分自来。

29358

  柳家那个养在乡下的大小姐回来了,传说是个又土又笨又丑的乡巴佬。可是那个舞会上出尽风采,医术超群的小美人是谁?怎么比养在闺中的二小姐还优雅?恶魔少帅对她一见钟情,黑帮大哥也凑热闹来抢人......那谁谁,给你们脸了,你们有没有问过本小姐的意思,一言不合就拔枪,打的过我再说。

  第十七章 见招拆招

  她们坐车去往历城最大的百货公司冯氏物贸,这是冯五爷的产业之一,柳家在历城拥有银行、当铺等多家产业,唯有这百货行业一直插不进去手脚,都被冯五爷垄断,为此柳传志很是苦恼不能分一杯羹。

  路上,柳明珠不断的寻找话题与柳絮亲近,还真是个乖巧可爱的妹妹。

  司机老栗头一边开车,一边暗自感叹。这二小姐跟大小姐关系真好,说来这血缘关系到底是神奇的,这才几日两人就从当初的不友善变的跟一个妈生的似的,这夫人也是贤良的,为先夫人的女儿添置衣服,继母做到这样还真不容易。

  柳絮一路上表情淡淡的,没有过多的喜怒,应承敷衍着。

  “絮儿,你还在怪母亲吗?”凤歌突然问柳絮,那表情既忐忑又紧张。

  柳絮不知道凤歌突如其来的问话又在打什么主意,有些纳闷的问道:“母亲何出此言?絮儿为何要怪母亲?”

  凤歌心想这个小蹄子又在打太极,伸手拉过柳絮的手说:“絮儿,前些日子阿妈有些地方做的不好,但那也是一时犯了糊涂,你长得跟你阿妈一样漂亮,阿妈是怕你阿爸看见你想起她,阿妈嫉妒了,你知道女人一旦因为感情嫉妒就会疯狂。至于明珠和明超也都是小孩子心性,嫉妒你阿爸更喜爱你,吃醋了而已,你不要怪我们好不好。”

  柳絮有些惊讶的愣了下,她没想到凤歌如此坦白的直接认错,她有些看不懂她的用意,但是想想她以前的行事,倒是有些明白,她微笑着,两个甜甜的酒窝让她更显单纯稚气,真诚的道:“阿妈这是哪里话,我怎么会跟阿妈生气呢,我一直不觉得阿妈有什么对我不好的地方,阿妈对我一直都很好。”

  凤歌见她这样推诿不走心暗想不行,自己要让她信服才行。

  她强迫自己挤出几滴稀薄的泪水,拿起手绢揉了揉眼睛,红肿着对柳絮说:“阿妈就是嫉妒你母亲才会一时着了魔,反倒让我们母女生分了,阿妈错了。絮儿,你不原谅阿妈也没关系,但是明珠和明超是你的亲人,阿妈只盼望你将来成了少帅夫人后,善待你的弟弟妹妹们。至于你怎么误会阿妈都没关系,日久见人心,以后你就知道母亲对你的真心了。”

  凤歌深谙人的心理,她知道突如其来的好总要有个理由,不然是个人心里都会发毛,儿女的前程是一个母亲最好的借口,也是最让人信服的理由。

  柳絮见她这番唱念俱佳的表演心里忍不住恶心,她强忍着耐心乖巧的敷衍道:“我从小没见过自己的母亲,自打见了阿妈就一直拿阿妈当自己亲生母亲看待,之前还怕阿妈嫌弃我粗苯,如今阿妈这番话让我心里暖暖的,从今以后我会跟弟弟妹妹一起孝顺您的。”

  她太知道这个女人没安什么好心了,也许当初她就是这副面孔骗了阿娘,等她查出事情的原委,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。

  阿妈和外公的命总要有人偿还,怪只怪他们没有斩草除根,如今该是有人承受代价了。

  凤歌见柳絮似有松动,不禁得意,再怎么心智成熟也是个黄毛丫头,当年她母亲是自己的手下败将,如今她也不能例外。

  “太好了,我们一起孝顺阿妈阿爸,有个姐姐真好。”柳明珠兴奋的甜甜笑着道,红扑扑的小脸带着少女的天真稚气,看起来单纯美好。

  联想起她几天前的作为,柳絮不敢松动。

  柳明珠笑容的背后也在恶毒的想着,阿妈说的对,自己以前太冲动了,最高明的手段就是笑着置对手于死地,她要笑着让她消失,姐妹?她也配。

  一车人都故作亲昵,有意维持着表面的其乐融融,倒也相谈甚欢,车子很快到了冯氏物贸门口,司机将车停稳后恭敬的下车为凤歌开车门。

  这边柳明珠挽着柳絮走进百货大楼,亲亲热热的姐妹情深。

  冯氏物贸不愧是历城数一数二的百货大楼,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各国进口商品,每个小店的连接处都有一面大大的西洋镜,看着亮堂堂的极尽奢华。

  她们来到了一家洋装店,一进门店员就很热情的过来招呼,柳明珠进门后并未四处看衣服,而是一直为柳絮挑选衣服:“姐姐,这件黄色的衣服好衬你的肤色,你要不要试试,这件绿色的也好看,还有这个紫色的......”选的都是扎眼的颜色。

  “这几件都不错,絮儿穿着更显活泼,按絮儿的尺码都给我包起来。”凤歌没有丝毫犹豫的喊来服务人员。

  “阿妈,你这么疼姐姐我会吃醋的。”柳明珠在旁边撅着嘴撒娇道。

  “真是孩子气,你姐姐从小没有母亲陪伴,阿妈对她好也是应该的,你以后也要好好的跟姐姐相处。”凤歌语气温柔,说完还和蔼的看了眼柳絮。

  柳絮恶寒,面上不显,笑笑拉过柳明珠的手:“妹妹喜欢姐姐就都给妹妹了,还真是个孩子呢,这种醋也吃,阿妈肯定最疼你的。”

  柳絮心累,这种姐妹情深比之前还累,她不怕阴谋,她怕这种温柔陷阱下的邪恶,因为这样她抓不到头绪。

  店员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在一旁小声议论,都感叹柳絮好有福气。

  过往来逛街有不少认识凤歌的纷纷过来寒暄。

  “这是先夫人生的大女儿吧,真标志,以前怎么没见过?”一个身穿宝蓝色旗袍的太太直接问道。

  凤歌听到问话拉过柳絮,慈爱的看着她道:“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,鬼节的生日落地就没了生母,偏有人信鬼神之说给她送到乡下养着,刚接回来。都说这孩子不祥,我看我这女儿处处都是好的,谁敢嚼舌根我第一个不让。”

  这话让在场的众人后背发凉,大家听到后有些忐忑的看着柳絮,虽说民国时期已经开始新学,但是鬼神之说自古就被大家推崇,它是让人没办法言语的恐惧,大家害怕的同时也佩服起凤歌的贤良,对于这样一个扫把星都如此维护,当真是个称职的后母。

  柳絮将凤歌的小心思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,依旧面不改色的朝大家微笑:“阿妈真好,这样处处维护我,纵使我的命格再不好,有阿妈在也不怕的,我听说阿妈的命格是极好的,阿妈要是早点进门或许娘亲都不会死,怪只怪阿爸在我娘去世半个月才迎娶阿妈过门,阿妈要是早点进门定能克制住那些妖鬼蛇神。”

  这话一出,在场的夫人们了然了,大家都用一种鄙夷审视的眼光看向凤歌,人家老婆死了半个月就急着进门,刚才以为她是好的,前后联想起来才恍然,这是刁难败坏长女的名声呢。

  女孩子被宣扬出这样的命数还如何嫁人,这些经历过家宅内斗的夫人都不禁感叹。

  凤歌听了这话心口气的翻腾,但是她不能发作:“你这张巧嘴惯会哄阿妈开心,每次阿妈想起你在乡下受不到好的教育,跟一群乡下人一起生活,阿妈就难过,听说那里的人民风开放,青年男女整日在街上饮酒作乐,谁家有标志的姑娘都躲不过流氓地痞的调戏骚扰,甚是淫乱污秽。絮儿这么标志跟你舅舅两个人在那生活十六年相安无事,一定是菩萨保佑。”

  众人听后眉头又微微蹙起,这个乡下女孩没有受过教育,又是跟一个男人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,难保不会染上各种恶习,这如花的面容在那样的地方十六年,这身子......

  柳絮柔柔笑着,上前挽住凤歌的胳膊道:“絮儿知道母亲疼我,所以才把妹妹的好婚事给了我,阿妈定要为妹妹寻个好的姻缘才可以,不然我怎么能安心嫁给白少帅呢。”

  柳絮此话一出,众人一下子明白了,白奕凡是历城有名的恶魔,谁家的女儿嫁给他都等于自寻死路,凤歌原来如此恶毒。

  这姑娘到底单纯,以为继母是为了她好,还要为妹妹争取疼爱,最傻的还是这个没娘的孩子。

  凤歌听着这话里有话的嘲讽气的开始打晃,却也只能强忍着笑容:“你妹妹还小。”

  “阿妈,您忘了,娘亲生我去世半个月后您进门,您进门四个月生的明珠,明珠只比絮儿小五个月。”柳絮惊呼道。

  凤歌咬牙,她想上去撕了这个小贱人的嘴,但是她强忍着在众人面前保持端庄。

  众人鄙夷,不到五个月就生下孩子,这是早就暗度陈仓了呀,真不要脸。

  宝蓝色旗袍的太太见凤歌语塞,立马解围道:“这姐妹俩的感情真好。”

  “是呀,是呀......”众人不走心的附和着,哪家的大宅门都有些许阴私,她们也都是宅斗的过来人,早已见怪不怪。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http://www.cky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