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victor92

时间:2018-06-02 22:02:14来源:http://www.ckyee.com/作者: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31112

  恶魔专属丫头你好甜全文免费阅读 恩恩啊别弄了(图文无关)

  刚推开“清风冷月”的院门,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门后转了出来:“丫头……”我故意不往那方向看,抱着柳条,烟眉一挑,对身后的花二郎故作娇嗔道:“二爷好坏,这么沉也不替雨俏拿一下。”

  说完,也不顾花二郎一脸的愕异,转身“蹬蹬”地往院里而去。我虽然好像若无旁人地往前走,却很注意身后的动静,我听到他们的对答:花二郎有些吃惊的声音:“哦,三弟在这?”

  花三郎很羞窘也很勉强的声音:“是……二哥,雨俏之事,多亏二哥,多谢,多承……”花二郎显然有些莫名其妙,随后便取笑道:“这是为兄的职责所在,理应为父王分忧……再说,雨俏姑娘的事,三弟似乎犯不上如此为她致谢吧?为兄记得这丫头原先是大哥屋里的,不曾在三弟身边过吧?”花三郎肯定脸红了,他支支吾吾:“她……咳,二哥……”

  花二郎也肯定从花三郎的言行举止与情态中看出什么,静场了一会,有些懒散地说道:“走啊,进去坐会?”“那小弟就陪二哥进去坐会。”这回花三郎倒答应的挺爽快的。

  听说花三郎要随着进来,我顿时把小脸拉得老长,将柳条放在床上,一头扎在被窝里,无声无息。

  桂姐与魏嬷嬷早在房里了,见状,除了恭喜我没把牢底坐穿外,还大惊小怪地嚷道:“姑娘怎么把树枝放到床上去了?小心虫子哦。”言情后花园,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!边说,魏嬷嬷便要上前来抱柳枝。

  我莫名地发怒了:“放下,出去!”

  桂姐先是一愣,然后对同样发呆的魏嬷嬷轻声地说:“姑娘心情不好,咱们先出去吧?”

  魏嬷嬷嘟嚷:“姑娘从来不发脾气,今儿这样,想必是心里憋得慌了。都是那个千刀万剐的死丫头害的,等王爷回来,让她不得好死!”

  两人轻轻地往外走。帘外,又听到她俩双双的问候声:“二少爷、三少爷来了?”帘卷之间,两个身影联袂进来。碍着花二郎对我有恩,我不好不理。只得怏怏地坐了起来,随手拿起剪刀修剪柳枝来。

  花三郎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偷偷地望了我一眼,讪讪地说:“二哥请坐罢。”花二郎已不请自坐,有些不以为然地说:“三弟客气了哦。在雨俏姑娘这里,咱们都是客,你也坐吧。”花三郎红着脸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这花二郎说话还真尖刻,真过瘾!

  我埋头做着活儿。手,跟笨脚似的摆弄着柳枝条;眼,悄悄地偷觑着他们;耳,高高地竖起来,不漏掉一字半句。言情后花园,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!这俩兄弟似乎也无话可说,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之后,缄默了。冷场。

  还是冷场。空气中仿佛飘浮着令人啼笑皆非的气息。看他俩兄弟的情景,似乎都别着一股劲。花三郎窘迫,花二郎好奇。花三郎毕竟少了几分底气。他站了起来,拿起一根柳条,讨好地问我:“你这是做什么啊?”我劈手夺过。然后站起,从木架上拿过那个花四郎用心编成的大鹏花篮,架在枕头上,我看一眼它,手里继续编织着。

  花三郎退后了一步,又没话找话:“原来丫头编花篮啊?手真巧。”我依然不说话。花二郎笑着站了起来,“你们坐吧,我先告退了……眼看父王就要班师回朝了,府里得准备准备。”我的心一动,脱口问道:“那,花六郎也要回来了?”

  花二郎眼底里闪过一抹很复杂的神色,但很快掩盖住了,回道:“可能吧……我走了。”说完,他快速地往外走去。这是什么话呀,什么叫可能吧?难道大军都回朝了,他花六郎一个人呆在边境上?我追过去问:“花六郎花色郎什么时候回来?”花二郎头也不回,往后摆了摆手:“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回来了。” 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版权所有 Copyright@ 伟德betvictor中文版
http://www.ckye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